寄生虫

《寄生虫》

  • 豆瓣评分:8.7分
  • 片长:132分钟
  • 导演:奉俊昊
  • 年代:2019
  • 地区:韩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韩语
  • 编剧:奉俊昊/韩进元
  • 别名:寄生上流(台)/上流寄生族(港)/패러사이트/Parasite/Gisaengchung
  • 更新时间:2019-10-09 23:41
  • 上映:2019-05-21(戛纳电影节)
  • 主演:宋康昊/李善均/赵汝贞/崔宇植/朴素丹/张慧珍/玄升玟/郑贤俊/朴叙俊/李静恩
  • 关键字:韩国,人性,社会,黑色幽默,剧情,2019,金棕榈,戛纳

在线播放

剧情简介:

基宇(崔宇植 饰)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之中,和妹妹基婷(朴素丹 饰)以及父母在狭窄的地下室里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一天,基宇的同学上门拜访,他告诉基宇,自己在一个有钱人家里给他们的女儿做家教,太太是一个头脑简单出手又阔绰的女人,因为自己要出国留学,所以将家教的职位暂时转交给基宇。   就这样,基宇来到了朴社长(李善均 饰)家中,并且见到了他的太太(赵汝贞 饰),没过多久,基宇的妹妹和父母也如同寄生虫一般的进入了朴社长家里工作。然而,他们的野心并没有止步于此,基宇更是和大小姐坠入了爱河。随着时间的推移,朴社长家里隐藏的秘密渐渐浮出了水面。

网友评论:

沐浴庭院里的阳光就能进化成人,呼吸暗室里的空气只会走肉如鬼。抱上贫穷的石头终生无法脱手,染上廉价的气味永世不能消除。蜷缩地下的臭虫,用药剂开窗替自己杀菌;位居高处的宿主,用金钱雇人给自己消毒。富人吸着穷人的血高升,穷人寄在富人的屋苟活,人鬼同处一室分享食物,虫兽寄生一体发育恩仇。

我先来第一瓢凉水吧,富人的形象太简单了,富人很傻吗?😄

与《燃烧》相同,反应了贫富阶级的差异和对立,揭露了底层社会的绝望和无奈;但是与《燃烧》不同的是,片子里的富人家庭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即使是对于父亲基泽身体异味的吐槽也是在情理之中,而且在危急时刻优先保护妻儿离开现场本也无可厚非。片中有几处剧情经不起推敲,略显牵强,比如为什么为了躲债会甘愿住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数年,前管家有正当职业,收入应该也不低,两个人一起努力工作还债总好过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精明如主角一家的人为什么会冒着被发现揭穿的风险给前管家开门,正常的逻辑不是叫她改天再来吗;另外由于暴雨,主角一家的房子被淹了,浑身臭烘烘连件干净衣服都没有为什么还非得出席小儿子的生日聚会,父亲司机和母亲管家无法拒绝,老师们总可以以有事为由谢绝吧。感觉导演为了使最后的戏剧冲突达到极致而强制事件发生。

一边是水淹陋室,一边是生日聚会。 一边是冰冷坚硬的体育馆,一边是豪华柔软的后花园。 钱就是熨斗,把一切都烫平了。 他们蹭网、住地下室、为了一份工作不择手段。 当你觉得他们已经够惨的时候,电影突然反转:他们还不是最惨的,还有更惨的。 你富,就一定有比你更富的;你穷,也一定有比你更穷的。 贫富差距就像无数面墙,将人分为了三六九等。 这面墙,任凭风吹日晒雨淋也岿然屹立,纹丝不动。 朴夫妇看起来傻乎乎的,可他们还是越来越有钱; 金基泽一家聪明过人,可还是翻不了身。 你以为找个好工作,有份好薪水,就摆脱了贫穷的身份,其实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你能洗掉衣服的汗味,却洗不掉已经融入血液的地下室的气味。 你爬了十层楼、二十层楼,可能才刚刚到达别人的地下室。 他们是虫子,所以他们生活艰难; 他们是虫子,所以什么都杀不死他们。

这片子口碑爆炸,只能说明,平时看了100部文艺片,人类的本质还是喜欢商业类型电影。

奉俊昊才是我们时代(各种)类型大师。但还是更喜欢《燃烧》。

像是被朴赞郁和李沧东都附了体,奉俊昊显然受Netflix创作理念影响了,他用商业套路向我们证明,情节剧在表达社会苦难上的伟大,且他是以戏谑的形式讲述。电影将韩国社会阶层(与《燃烧》同一主题,可见韩国社会阶层问题的严重)问题,设计为一个戏剧张力很强、悬疑感十足的巧妙的小人物故事。片名寄生虫是个隐喻,而石头也是个隐喻,大量涉及政治背景的边角作为点缀,大量台词都可以高亮划出来当金句。然而,这部电影虽然非常非常非常好看,它无论如何都讲得太明白了,我绝对不会再看第二遍,没意思。

金棕榈实至名归!奉俊昊已经从韩国高超的电影工业中羽化登仙,类型片的处理几近完美。寄生与取代的隐喻相当高明,精巧的结构堆叠悬念,杀戮也不再是寄生的终点。蟑螂区别于人不在于贫穷,即便披上镀金外衣,一场暴雨就能打回原型;阶级差异才是深藏于气味之中,如影随形的屈辱印记。虽说韩国的蚁民面对阶级鸿沟依然只是蝼蚁,但至少在电影里蚁民仍有重见天日的希望,而在某泱泱大国,电影的使命仍然只是娱人愚己。

我为批评《燃烧》而向李沧东道歉。

那些只会镜头往那一杵,不把人拍睡着不罢休的国内艺术片导演可以学学,电影到底是啥,啥叫剧作节奏,镜头语言,剧本钩子,一天天竟沉浸在自己的艺术国度里意淫,中国电影就是被那些新浪潮的忠实信徒带跑偏了,因为不会技术,美名冠曰搞艺术,看十分钟就关了,抓不住观众你在那拍你🐴艺术呢?用吸引人的视听前提去解构故事的隐喻和主题,这才是懂电影,才是拍电影,同样是长镜头,人家拿来做剧情反转,这明显在怼只会用长镜头做自己技术遮羞布的艺术片导演,从电影市场看充满讽刺。你可以说韩国电影翻来覆去总是那些很黑暗的题材,但他们现在至少在电影的视听技法上(摄影,灯光,剪辑)是亚洲的扛把子。商业节奏≠商业片,用商业节奏去讲艺术才是电影该做的事啊!

不要半夜随便给人开门,不要站不稳从楼梯滚下去,不要表露得太显眼去嫌弃某些味道。——每一个细微的偶然,导致最终的必然。

主题讲韩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但没讲阶级斗争,富人因为有钱,所以善良从容,根本看不见眼皮子底下的寄生虫,因为富人不需要争抢,他们身居上流生来就是是赢家。在下流的穷人群体里,有盲目崇拜富人,安于现状,不去想改变阶级属性的群体。只是主角一家这种想去改变现状的人,他们才是真正的痛苦,抢到的却是更下层人群的利益,再怎么折腾,也处于富人的平行世界,努力到最后却只能沦为更下流的群体。想要改变阶级属性寄生上流,就只能靠发梦了,所以这个故事才冷酷可怕。本质上是一部类型片,但奉俊昊的视听语言极其的精准,一直在利用空间内的高低调度两个阶级的状态。从剧本的角度,前一个小时有很多功能性的叙事节奏处理,但前后在隐喻性的细节上又处理的非常工整,一直拿两个群体的生活细节做对比,朝着电影的主题表达而去,视听技巧上赏心悦目。

Respect!雨夜从满屋躲藏到仓皇逃跑的那一整段明明拍的是人,但让观众看到的始终是蟑螂,太精彩了。两个小时完全停不下来,把商业类型片做到了极致,中段mindfuck反转时的长镜头看得心脏都要炸了。四刷后观感排序:一刷>四刷>二刷>三刷

穷人能言擅骗,个个骗术精湛,有此骗术及演技,还用住在地下室?富人幼稚可欺,全家单纯无脑,被人卖了帮数钱,真能住上大别墅?看完但觉很假,穷富两头都不真实,倒是想起郭德纲的口头禅:穷生奸计,富长良心。

看的有点难受,不是因为影片残忍,而是——实在太硬凹了。情节上的巧合可以理解,但一个没人找得到工作的家庭,居然能把有钱人骗得团团转,各项业务能力均过关,这就是编剧在回避问题了。开心麻花可以这样,奉俊昊也要这样吗?我也不能从这部影片中找到任何有新意的探讨,只是看他在重复着展示阶级两端的人们有多么无望和麻木。中国人(含港澳台同胞)真的太乐于享受这种假装深刻的东西了,然后在一些假问题中做着激烈辩论。最后,作为一部力求展现多重语意的电影,屁股却是歪的,朴社长一家是很蠢,可是他们做错了什么?

时间和空间的掌控力都很巧妙,奉俊昊是不是窥破宇宙的真谛了?

这部电影最伟大的地方就是,有钱人实际上是什么都没做错的,夫妻恩爱,儿女喜人,没有出轨,没有冷暴力,没有虐待儿童,对司机、佣人也大方不抠门,他们真的真的善良单纯,但是你就是忍不住恨他们,恨他们,恨他们。

无法原谅开门放人进来这个facile的瞬间

《燃烧》根本不是现实批判的框架,和阶层阶级什么的毫无关系,那个电影探讨的是“存在是否有意义”,完全哲学化的,但这个才是阶级和阶层的故事。好看是没得可挑剔的,但就是都过于直白了,气味、石头、蟑螂,隐喻变成明喻,象征近乎叫嚷。《燃烧》可以看很多遍,这个可以好好看一遍。技术层面的公正和纯熟大于内容和所谓的意义。

#72nd Cannes# 金棕榈。把一个怎么看都该是惊悚片的故事拍成High翻全场的爆笑喜剧,还不忘对社会问题的犀利揭示,奉俊昊的无比精彩的最新作品《寄生虫》的确配得上一个编剧奖或者导演奖。影片是一个精心构思,多重反转的社会寓言,深挖“阶级鸿沟”的议题,与《燃烧》确乎能形成某种意义上的对照关系,但同样与《小偷家族》有着某种意义上的呼应关系。不能剧透的前提下分析导演技巧,大概最值得赞美的是其中结构性的大量匹配剪辑手法,在形成强烈对比之余,又通过这一手法来铺排线索,形成剧作悬念。影片最痛楚的一个情节点莫过于对气味的强调,低阶级的人们身上的气味相似,而且无法掩藏,而且成为了无法跨越的鸿沟。当然剧作精彩之余又不免过于依赖巧合和意外事件,稍稍有些遗憾。

评论专区:

表情

提交
共{{comments.length}}条评论
  • 网友
    {{comment.createTime | dateFormat}}